大寶劍閃爍着藍色的光芒,沒有絲毫猶豫的從鬼奶奶額頭貫穿而下。
  鬼奶奶霎時沒了動靜,緊接着全身逐漸淡化,黑氣不斷被劍芒蒸發。
  散發出濃重的臭氣,無色,但是很臭!
  真尼瑪臭!
  王裕下意識捏住鼻子,這味道讓他想起了鬼市老闆賣的臭豆腐。
  出貨很少,而且很臭,但是吃起來賊香。
  難道這鬼奶奶生前是賣臭豆腐的?
  “呀!好臭啊!受不了啦!”
  蘿娘實在受不了車裡的臭味,捂着口鼻,丢下王裕,跑了出去。
  雖然說公交車已經在剛才的戰鬥中被搞的四分五裂,但這臭味卻在空其中凝而不散。
  看到蘿娘跑向外面,王裕連忙從車底鑽出來。
  “小姐姐,等等我!”
  在這種情況下,趕緊抱緊大佬才是最安全的。
  畢竟自己現在手無縛鬼之力。
  蘿娘跑得稍微遠離公交車,遠處大寶劍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化作一道白光,回到了蘿娘手中。
  看到王裕向自己跑了過來,微微皺眉,心裡有一絲不喜。
  這個家夥破壞了自己的遊玩計劃,真讨厭!
  王裕看蘿娘小姐姐似乎有點不開心?
  難道是因為那個鬼奶奶散發的臭味?
  “小姐姐,你真厲害!你的那個禦劍的招式真是太帥了!”
  王裕一靠近,蘿娘似乎又聞到了若有若無的臭味,連忙往旁邊移去。
  “你離我遠一點,你身上好臭!”
  說完,蘿娘一臉嫌棄的看着王裕,突然似乎想起了什麼,又迅速把手中飛劍扔掉了。
  極電真是得好好洗洗才能用了!
  同時拿出紙來擦手,飛劍漂浮在空中,微微顫抖,好像很委屈。
  王裕剛準備上來套套近乎,聽到這句話,便聞了聞自己身上。
  好像是有點臭味,一開始被鬼奶奶近身了,沒辦法。
  她那口氣,比臭氣彈還可怕!
  王裕尴尬而不失禮貌的一笑,問道:“小姐姐,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他已經掃視過四周了,周圍都是灰色霧氣,什麼也看不清。
  所以不能确定這是什麼地方,而且他也不敢随便亂走,萬一再碰到個鬼爺爺。
  王裕不禁打了寒戰。
  “你别小姐姐小姐姐的叫了,真煩人,人家有名字,我叫東宮小仙!”
  櫻唇輕動,口吐芬芳,東宮小仙兩手叉腰道。
  東宮小仙!
  還真像個仙女!
  但是這麼輕易就把自己的名字告訴别人真的好嗎?
  王裕也不矯情,伸出手道:“你好,我叫王…谷。”
  對于自己報個了假名字的行為,王裕絲毫沒有感覺不對。
  東宮小仙這名字雖然聽起來挺像回事,但誰知道是真是假。
  而且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保命還是得靠小号。
  以前平凡世界挺安全,可現在不一樣了,王裕決定有必要發展一下小号。
  說不定以後有特殊作用!
  對于王裕伸出手的友好行為,東宮小仙絲毫不領情,微微點點頭。
  完全沒有握手的想法,甚至又往旁邊挪了挪。
  王裕再一次尴尬而不失禮貌的一笑,收回了手,再次看向四周。
  公交車徹底炸爛後,很快便消失了,地上隻留下一個劍陣造成的巨大的坑洞。
  這個地方很奇怪,明明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周圍都是黑漆漆的一片,然而王裕仍然看得見周圍。
  沒有光源,卻不影響視線。
  這不科學!
  王裕掏出手機,想試試指南針,雖然并不抱什麼希望。
  這種超自然情況,肯定都會對磁場造成影響,電視裡都是這麼演的。
  王裕按了一下電源鍵,手機閃了一下,突然開始飄雪花。
  WHAT!
  王裕不信邪,再次按了一下,結果還是飄雪花。
  王裕:……
  不知為何,這雪花有點熟悉!
  又打開手機,這次王裕沒有立即關掉。
  還是那樣的飄雪花,很熟悉,飄着飄着突然出現畫面了。
  一處枯樹林,當中一口老井,好像還有點音樂。
  神特麼老井密林!
  立即關掉手機,王裕深呼一口氣。
  媽蛋!
  今天不宜出門的,上了鬼公交,特麼手機還被鬼入侵了!
  王裕盯着手機屏幕看,隻要屏幕一亮,立馬就扔給東宮小仙,讓她直接一劍劈了它。
  過了一會兒,手機屏幕突然傳來震動,還挺有頻率的,就好像敲門一樣。
  王裕看屏幕沒亮,也就沒扔手機,畢竟會心疼。
  屏幕咚咚咚響了一會,突然就沒動靜了。
  大概是手機裡的小鬼想錘破手機屏幕出來,結果錘了半天也沒錘破。
  他可能是累了!
  王裕想到。
  畢竟這可是華作手機,國産品牌質量杠杠的,屏幕說不定可以防彈。
  所以就憑一直小鬼大概是出不來的。
  如果霓虹國都用的是這樣的手機,日本的鬼可能都會撞死或者撞傻吧!
  王裕想着想着,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咚!
  啊呀!
  突然手機好像被頂了一下,差點從王裕手中蹦出來。
  王裕瞬間一驚,剛才好像聽到一絲玻璃裂開的聲音。
  趕緊查看了一下,表面上似乎沒用破損。
  不過王裕還是很擔心,畢竟可能是内傷。
  不過,剛才好像還聽到了“啊呀”一聲?
  幻聽?
  不!絕對不是幻聽,絕對聽到了!
  所以裡面可能是個小女鬼?
  有一段時間沒動靜,她是在蓄力?
  然後蓄力頭錐?
  結果把自己撞疼了?
  王裕淡淡的把手機放回口袋,手機裡是隻傻鬼,沒有問題。
  不過,這世道怎麼哪都有鬼,公交車有鬼,手機有鬼,這讓人怎麼生活啊!
  至于這手機怎麼處理,王裕覺得還是日後再說。
  直接交給東宮小仙,肯定會被一劍劈成兩半。
  畢竟陪伴了自己兩年的手機,王裕還是有點舍不得,最主要的是沒錢換手機!
  王裕在一邊自顧自地憂傷,東宮小仙也沒閑着。
  不知從哪掏出來一個羅盤,手掐印決,小嘴念念有詞。
  不過,王裕并不怎麼看好那玩意。
  羅盤上有個指針狀物體,每次東宮小仙一掐印決,那指針就跟抽風一樣。
  一圈一圈的轉,一會逆時針,一會順時針。
  “小仙姐,我們這是在哪啊!”王裕貼過去問道。
  擺弄了半天的羅盤,結果一點用都沒有,東宮小仙現在有點煩躁。
  不過聽到小仙姐,還是挺受用的。
  但面對王裕的提問,還是不耐煩道:“我們現在應該在。”
  王裕聽了,一臉懵逼:“?什麼東東?”
  “你都不知道?”
  東宮小仙鄙夷的看着王裕,說道:“就是……算了,你以後遲早會知道,我就不說啦!”
  額!
  我懷疑你也不知道!
  “那你手裡拿的這個貌似羅盤的又是什麼?”王裕硬着頭皮問道。
  “這是域盤!很多地方磁場被幹擾,指南針不能用,隻有靠這個才能找到方向!”
  “玉盤?”
  “不是玉石的玉,是領域的域!你真是太蠢了!比大毛還蠢!”
  東宮小仙一臉的嫌棄,絲毫不客氣的說道。
  大毛至少還知道域盤是有用的東西,你連這是什麼都不知道,真蠢!
  王裕一臉無語!
  我特麼也想知道啊!
  但是老師沒教啊!
  這個大毛又是什麼東西?
  王裕忍住沒問,問了可能又是一頓嘲諷。
  “這個地方有問題呀!有人在不停的擾亂能量,域盤完全不能判斷出口方向。”
  東宮小仙收起域盤,眼神中有一絲擔憂。
  這次王裕看見了,東宮小仙把域盤往裙子裡一放,再拿出來時,手上已經是空的了。
  裙子裡有四次元口袋?
  還是儲物裝備?
  這次王裕沒有自讨沒趣,而是選擇了不說話。
  回去問問紀光霁,說不定他知道。
  這個地方難道就這幾隻貴,這麼陰森,很适合作為鬼物的大本營。
  從進來到現在,總共隻有手機鬼,鬼奶奶,鬼乘客,鬼司機……。
  鬼司機!
  那隻鬼司機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