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巴士 > 書中自有修仙路 > 第三章 福禍相依

第三章 福禍相依


  徐平安心裡的悔意還沒等變成哀嚎,身後就傳來一陣巨大的疼痛,這是金屬靈氣特有的破空之力帶來的傷害。作為沒有修行的凡人,徐平安本應該毫無意外的即刻昏死過去。
  可就當這片靈光就要接觸到徐平安身體之時,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出懷裡掏出一冊書簡,轉身扔向了這段金氣。本來應該被靈氣擊成粉末的書簡,竟然在接觸到的瞬間發出了一陣柔和的五彩光芒。書簡一個抖動,落在了徐平安眼前的地面上,剛剛要斬斷它的金氣也無影無蹤。
  随着爆破聲的落下,靈氣也都停止了四散,一隻未成熟的金皮蟬靈氣也隻有這些了。望着眼前的一片斷木殘枝,又低頭看看仿佛從來都沒變化過的書卷,徐平安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還在他發呆的時候,身後早已經掠過兩個身影,正是兩位身着山字衣的修者,其中一人瞥了一眼徐平安,“好小子,運氣很旺,等會我來尋你”。
  “哥,你沒死,你沒死”一臉淚水的徐平保也從土牆後面跑出來,看見還活着的徐平安,也是喜極而泣,一個大小夥子抱着他嚎了起來。
  二叔和其他族親也都圍了上來,紛紛在徐平安身上拍拍摸摸,還都在說着“平安,平安,沒事吧”看見毫發無損的徐平安,二叔對着天空跪下,默默禱告“天道護佑,徐家的運勢來了,平安這孩子是個強運之人”
  “平安啊,剛才兩個仙長對你說了什麼”二叔慈愛的看着他問道。
  “他讓我在這裡等他,說是一會來尋我”徐平安一臉懵逼的看着二叔,腦子還都是那片五彩光芒給自己帶來的震驚,摸了摸毫無變化的書簡。
  “好,好,好,我們徐家終于要有人能入修行之門,雖說咱家人體内沒有靈脈,可你這強運的屬性,最少也能成為入門弟子了。”二叔說着說着不由淚流滿面
  沒等到衆人繼續憧憬家族的未來,身着山字衣的兩個修者也已經來到他們身前,其中一個黑臉瘦削的男子對着徐平安一衆人說
  “金皮蟬已經爆體而亡了,剩下的殘肢按門内的補償規矩把背甲留給你們,好好利用去鎮上請器匠給你你們家的這個孩子做身護身甲吧,以後他門内行走用的上”他擡手指了指徐平安。
  緊接着,他走到徐平安的身前,說到“我是摧山殿登階弟子李訓凱”稍稍一頓後面那個大家看着都面熟的白面英武男子,也好像不情願的走到徐平安身前,微微一拱手“登階弟子劉梓肖”
  徐平安微微一愣,趕忙整理下衣襟還禮到,“小劉屯農戶徐平安”身旁的衆人則互相嘀咕到,“這個就是老劉家的那個生來就能禦土的劉五娃吧”二叔則趕緊回頭制止,“安靜,别瞎嘀咕了”
  李訓凱面帶笑容的對徐平安說到“想必你自己也清楚,在靈獸爆體時凡是能不被靈氣所殺着皆為強運之人。各個門派為了尋找有此特性之人皆煞費苦心。強運之人能入的山門若是能激發靈脈便可成為掌門的親傳弟子,入門親授”
  他又對徐家二叔說到“想必您就是徐家在此時的主事之人了,勞請跟你們組長說一聲,這個孩子摧山殿接受了,一切的拜門手續也請個懂文墨的明早來山門前辦理一下。”他從懷裡掏出一隻銅鈴,“這是我本性鈴,下次你家有事可以直接搖鈴喚我,大小事我皆即刻可到”
  看着二叔顫顫巍巍的雙手接過銅鈴,徐平安這時才明白過來,自己因為被書簡散發出的五色光芒護佑而在靈氣爆體中存活下來,卻被所有人都誤認為是那些能有大氣運強運之人了。這可不行,強運之人是要給掌門借運,助修者升階之人啊,這麼重大的責任必須得是真貨才行啊。可我可是一個山寨貨啊。
  “不不不,您聽我說,我什麼都沒做啊,不是我做的啊”反應過來問題嚴重性的徐平安趕緊解釋。
  李訓凱微笑的看着他,後面一臉不情願的劉梓肖也走上前來,擠出幾分笑容,“徐賢弟,我們可都是小劉屯一起長大的,你可能不理解現在的情況,不過你這什麼都沒做便從這個等級的靈爆的活下來,可以稱得上中階強運了,其他的咱們師兄弟一起回門内慢慢說”又看了看旁邊的李訓凱,他可是掌門的親外甥,以後咱們三就是兄弟了虧待不了你。”
  “我是我哥的兄弟,你們算個屁啊,哥别理他們劉家,咱不去摧山殿,百變山莊離咱們鎮子也不遠,咱們去百變山莊”注視了半天的徐平保突然喊道。
  劉梓肖微微臉色一沉,李訓凱馬上接話對徐平保說,“這位小弟,你們看來都是一起長大的把,我給你保證平安入山門之後,掌門肯定會很高興給你做這個媒人的,這個主我這個外甥還是能做的。我想劉家也會很樂意跟你們徐家聯姻的,是不是劉師弟”
  “一切皆由師兄做主”已經想明白其中關竅的劉梓肖唯一拱手,竟然沒有反對。
  這下輪到徐平安為難了,看着平寶寶那宛若智障一樣期待祈求的眼神,心下一狠,也不是自己跳出來說的自己強運,是這兩個小子給自己強加的能力。看這李訓凱的架勢,今天不去摧山殿是不行了,不如走一步算一步,哪怕以後被識破也能推給這個劉梓肖,要是能把劉三娘和平保的婚事辦了,這波就不虧。。
  “那家裡的事還請二叔多照應,我娘那您就說我為族裡出力,讓她放心我不會闖禍,我爹那。。。你看着說吧”徐平安對二叔微微一躬,然後抓着平保的手“平保,你不用擔心,就算這入門弟子不做了,為兄也會求掌門來做這個媒人的”
  看着慢慢西斜的太陽,徐平安跟着兩個修者往摧山殿的方向走去,心裡默默的念叨“書簡啊書簡,下次有事你可别不管我。”剛想完,懷裡微微一震,“啊”徐平安不由的驚叫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