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巴士 > 武境界 > 第二章 長越之難

第二章 長越之難


  瑞麒麟毫不猶豫地躍過了界碑,頓時感到一陣頭暈目眩,身體竟然開始不受控制地瘋狂下墜,一股莫名的能量劃過了他的身軀。
  “嗷嗷嗷”
  聲聲咆哮之後,瑞麒麟徹底昏死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一聲驚雷打破了洪武大陸的甯靜,原本蔚藍的天空突然風起雲湧,烏雲彙聚,一道凄厲的金色閃電瞬間劃破了長空。
  “這是!”
  洪武大陸頓時沸騰了,很多隐匿閉關的武道強者都被這異象所震驚到了,紛紛出關查探。
  “唉,看來這是要變天了!”
  大陸各地的強者不約而同地發出感歎,仿佛知道有什麼事要發生了。
  然而,這罕見的異象在尋常人眼中不過是大雨來臨的前兆,并沒有什麼好在意的。
  洪武大陸的東邊有一個臨海的國度叫長越,此時此刻,身為一國之君的歡無佑正在前線帶兵打戰,抗擊敵國夜涼的入侵。
  “皇上,看樣子這天公不作美,想必會對這場戰争造成一定影響。”
  葉将軍有些擔憂地說道。
  歡無佑擡頭看了看黑壓壓的烏雲,不由皺了皺眉,但很快便舒展開來,微笑着說道:“朝廷上下誰不知葉将軍骁勇善戰,沒想到今日竟因一場未臨的大雨而多了幾分膽怯。”
  “啊!末将該死末将該死!”
  葉将軍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拱手謝罪,這要是被扣個擾亂軍心的帽子,他這條小命就沒了。
  “葉将軍言重了,要死也得堂堂正正地死在戰場上!今天這一戰就算天上下刀子咱們也要打下去,勢必要把夜涼敵寇徹底消滅!”
  歡無佑斬釘截鐵地說道,金色的戰甲在昏暗的天空下顯得如此耀眼,鮮紅的披風在狂風中獵獵作響,那股皇者的氣勢深深地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将士。
  “皇上英明,末将定不辱使命!”
  葉将軍與衆統帥齊聲複合道。
  “嗚……”
  進軍的号角聲伴随着突如其來的傾盆大雨回蕩在曠野之中。
  大戰一觸即發,葉将軍率先帶領着先頭部隊朝着敵營殺去,而歡無佑也率領着後續的大軍緊随其後。
  “刷刷刷”
  夜涼先以防禦為主,弓箭手齊齊放箭。漫天箭雨朝着長越的大軍激射而去。
  “舉盾!殺啊!”
  葉将軍用洪鐘般的聲音下令道。
  隻見一排排銀色的大盾被高高舉起,一陣陣箭盾碰撞的響聲過後,長越的先頭部隊已經殺入了敵軍之中。
  刀劍紛飛,電光火石之間,将士們的鮮血頓時染紅了大地。雨越下越大,而戰争也愈演愈烈。
  長越皇宮内,皇後寝宮外,一群宮女太監守在兩邊,魏丞相面色凝重,在大殿門口來回踱步。
  今天剛好是皇後臨盆的日子,皇上數日前便禦駕親征了,這可急壞了魏丞相,生怕出點什麼差錯。
  太醫已經進去多時了,但仍然不見動靜,這突如其來的暴雨也下得人心惶惶。
  “哇……”
  在衆人焦急的等待中,殿内終于傳出了嬰孩的哭聲。
  “母子平安,是個皇子,是個皇子!”
  皇後的貼身侍女推開了殿門,對着外面的衆人激動地說道,仿佛比她自己生了孩子還要高興。
  聞言,魏丞相這才舒了一口氣,與一衆太監宮女連忙跪下,齊聲沖着殿内說道:“恭賀皇上和皇後娘娘喜得靈子。”
  “好啦好啦,皇後娘娘現在身體虛弱,需要好生休息,你們先下去吧。”
  皇後的貼身侍女連連催促道,将魏丞相和門外的宮女太監全都打發走了。
  天色漸晚,漆黑的烏雲壓得更低了,大雨一直沒停過,宮殿内的燭火似乎被這磅礴的雨聲吓得有些萎焉。
  昏暗的燭光下,皇後那蒼白的臉看起來有些瘆人,但依舊掩蓋不住那傾城的容顔。
  皇後躺在床榻上,環抱着襁褓中的嬰孩,臉上寫滿了開心。
  “小玉,你說陛下回來得多開心啊,也不知道陛下會給孩子取什麼名。”
  皇後對一旁的侍女輕聲說道。
  “娘娘,你看這孩子長得多俊啊,陛下定是滿心歡喜,而且陛下文武雙全,肯定能給孩子取一個好名字。”
  侍女笑嘻嘻地說道,别提有多羨慕了。
  而皇後的腦海中也開始幻想各種與歡無佑見面時的畫面。
  深夜,皇後突然從睡夢之中驚醒,磅礴的雨聲停了,但卻有陣陣嘈雜的腳步聲從殿外傳來,透過門窗還能隐隐看到外面的火光。
  皇後心中頓時有了種不好的預感,連忙将侍女小玉喚醒。
  小玉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打着哈欠問道:“娘娘有何吩咐?”
  正在這時,殿門突然被撞開了,小玉一下就清醒了,大聲呵斥道:“什麼人,膽敢擅闖娘娘寝宮!”
  定睛一看,原來是皇城禁衛軍的統帥高将軍。
  “娘娘,容卑職深夜冒犯,事态危急,還請娘娘趕快撤離!”
  高将軍跪在地上,拱手說道。
  聞言,皇後心裡先咯噔了一下,但還是故作鎮靜的詢問情況,仿佛自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國都的城防軍造反了,如今已經兵臨皇城,與皇城的禁衛軍開戰了,但由于兵力懸殊較大,禁衛軍快抵不住了。
  大軍都與皇上在前線征戰,而最近的州府一時半會兒也無法派兵支援,國都各大城門也已經被封鎖,隻能從皇城挖的密道撤離。
  “皇上是不是已經……”
  皇後的聲音有些顫抖,話還沒說完,淚水就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母親的感染,之前還在襁褓中熟睡的小皇子,此時也嚎啕大哭起來,哭得聲嘶力竭。
  “娘娘,卑職并未收到前線的消息,但卑職以為以皇上的武力與智謀,一定能率大軍殺回皇城鎮壓叛軍!”
  “而當務之急則是趕緊撤離,保護好娘娘和小皇子!”
  高統領的語氣有些急促,時不時用眼神示意一旁的侍女小玉。
  見狀,小玉也連忙跪在地上懇求道:“娘娘,高将軍說得對,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皇後并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她隻是太愛了,太過擔憂歡無佑的安危了,因為沒有了他,她又怎麼能苟活。
  為了顧全大局,皇後隻能帶着小皇子随高将軍一道撤離了。。
  而魏丞相也算得上一位血性男兒,不僅掩護皇後撤離,還主動請纓留守皇城,與叛軍死戰到底。
  當然,最後的結局不言而喻,自然是精忠報國死得其所,也不枉歡無佑對他的一片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