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巴士 > 鎮南王 > 第二章 小鎮少年

第二章 小鎮少年


  三月份的天氣總是多變的,而對于處于印川國南部的青峰鎮來說,更是如此。天空陰沉沉的下起雨來,鎮裡往日熱鬧的道路上也很難見到有行人,好似那些煙火氣息都被沖刷掉了……
  可對于鋪子裡的店家們,卻無心欣賞這番雨景。
  周家鋪子裡的老闆周三娘正皺着眉頭坐在鋪裡細算着當天的賬目。可賬目算來算去就那麼些,隻能無奈着看着窗外,手指一遍又一遍的敲打着桌子,不斷抱怨着:“這鬼天氣,讓所有人都死了似的……”
  這時她忽然看到雨中有一道身影在雨中奔跑着。她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相信,這種天氣也會有人出來。那道身影愈來愈近,她也漸漸看清了來人。有許些瘦弱,面貌清秀。那不是林家小子林南嗎?他出來做什麼?
  隻見林南快步跑進周大娘的鋪子檐下,抖着蓑衣上的上的雨水。
  “林家小子,這種天氣你不在家待着,跑我這裡做什麼?”
  “父親在家閑來無事,想做些新菜試試,需要一些食材,三娘你的飯鋪離這最近,就來找你買些。”
  說着,林英将寫好食材的紙片與銅币一并交給周三娘。
  “新菜?在陸家學到的吧。真好,給陸家當廚子,吃穿不愁,還能學菜譜。”她斜着眼看着林南。“哪像我,租個鋪子賣飯菜,整天為租金發愁。”
  “三娘說笑了,能像你這樣租鋪子的人可不多。”林南笑着回答道。
  “還不是靠每天的收成來維持啊,唉,這雨一下,今天的收成算是黃了。”周三娘說罷,便取食材去了。
  從周三娘鋪裡取到食材後,林南便又快步邁入雨中,跑回家去。
  林南父親林英是陸家聘請的廚師,在林家工作了十七年,算是是陸家的老廚了。家裡也是沾了陸家的光,有了幾間房子,房子是陸家的地産,由家裡居住。雖不能說富裕,但也滋潤。
  回到家中,母親羅素在縫補衣裳,而父親則林英坐在客桌旁,不知想些什麼。林南将食材交給父親林英,便準備回房去。
  “對了,南子,前日不是讓你去了趟學堂找趙師傅問問築基嘛,現在幾段了?”父親突然問到。
  林南頓了下,說到:“還是六段。”
  築基期,一共九段,想成為靈士,就必須淬體九轉,築基期是這個世界每個人自小都會修煉的,可大多數人終其一生也隻能停留在這個階段裡。
  這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修煉,是普通人出人頭地最好的途徑。
  “過幾天我試試看能不能把你送到鎮裡的學堂,那有老師專門教導築基期。在那裡學習,進展應該會快很多。”林英看着少年快速說道,好似說慢了便沒機會去了一樣。
  林南緊緊握了握拳頭,修煉六年,築基六段,這成效的确太慢了。
  他嗯了一聲,便回房去了。
  林英原本的想法是若修煉不成,便讓林南繼承他的廚藝,可林南對廚具做菜卻并無興趣而又無别的才能。若想出人頭地如今也隻有修煉一途了。
  回到房中,林南坐在椅子上,呆呆地望着窗外。
  築基期,吸納天地靈氣淬體,洗精伐髓,是漫漫修行途中的第一步。唯有以靈氣淬體養身,方能使自己的身體承受容納天地靈力。
  而要想完美渡過築基,對于普通人家來說,隻有學堂可以去。但也不是什麼人随便都可以去學堂學習,能進去的要麼有背景暢通無阻,要麼有錢可以交夠學堂學費。家裡這些年雖然過的比一般人家富裕,也攢下一些錢财。但若是交納學費卻還是有些吃緊。
  正想着,卻聽屋外傳來一聲叫喚。探頭向外看去,隻見那是一名穿着書生打扮的少年,一手撐着傘,一手拿着本書,其腋下夾着一把傘,正靠在窗戶旁的牆壁上對他笑着。
  “在想什麼呢?剛叫了你好幾聲都未曾見你回應,搞得我還以為你變傻了。”他在窗口問道。
  “沒什麼,以後再說。”林南歪了歪頭。
  “我猜猜,是和去學堂有關吧。”
  “你怎麼知道?”林南吃驚起來。
  “哈哈,你父親前兩天找我父親,說是為了你讓去學堂,提前結算下工錢。”那名少年得意的笑着。
  學堂,林南鼻子突的有些酸。父親為了他的是真是操碎了心。
  這名少年是林南的發小,也是陸家大管事的兒子,樊宇。十幾年前,便是樊宇的父親樊世磊将林南的父母介紹進陸家,也算是有恩于林英一家人。而林英也一直感激着這位管事,時不時為其做些菜肴。因此,兩家的關系一直不錯。
  而樊宇和林南則是在陸家的藏書閣裡認識的。陸家藏書閣對陸家所有人開放,不過普通的雜役與員工及其親屬隻能在第一層觀讀且不能借出,隻有管事以上的人才能進入第二層并借出。
  當時林南正坐在第一層看滄海遊記,卻聽有人在找這本書。一問才知道,原來是那人以前看過這本書,今天突的想再看一遍。兩人一商議,幹脆一起看。
  看着看着便熟識起來,聊起來,才發現父母長輩也有交好,友誼自然便成長起來。而林南得到的第一本築基期修煉功法也是樊宇從藏書閣二層帶出來的。
  說來也奇怪,樊管事晉升得陸家賞識,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有此番成就。誰料樊宇卻是不好修煉,獨好讀書,一直停留築基五段,讓樊管事的頭愁白了。
  “這麼大雨也去看書?”林南扯了扯嘴角,無奈得問道。樊宇平日無事時總愛叫着林南一起去看書。。
  “我都能來,你怎麼不能去,放心,我都多帶了一把傘。”樊宇眨了眨眼睛。
  “那走吧。”林南看着窗外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