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快要被這些神奇的知識塞滿腦袋,已經沒有快樂了。
  
  她現在要去尋找一點快樂。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之後兩節課是體育和活動課,陸南因為公司的事情請假先回去了。
  
  畢竟人家是年級段第一名,而且成績一直都很穩定完全無人能動搖,所以不管他有什麼樣的要求,老師們基本上也都是不多想就答應的。
  
  真是讓人羨慕的專屬于好學生的特權。
  
  “不想去。”顧橙出神的看着自己眼前的數學試卷,拿着筆的手卻是都沒有下筆,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她的心思根本不在眼前的試卷上,更像是在出神。
  
  “你怎麼了?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連試卷都無法勾出你的興趣了嗎?”秦米可重新坐回到座位上,準備要跟顧橙促膝長談。
  
  她那失魂落魄的樣子,就跟經曆了一場情商似的。
  
  情商?
  
  想到這個詞語的時候,秦米可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夏頃。
  
  隻有跟夏頃有關的事情,才會讓顧橙那麼的心不在焉。
  
  否則的話,顧橙就會一直都是一個學霸的形象。
  
  秦米可提問道:“跟夏頃有關?”
  
  想都不用想,基本上是定了的。
  
  果然,在秦米可提到這個名字以後,顧橙的眼神終于從眼前的數學試卷上轉而落在了秦米可的身上,一副蔫巴巴的樣子:“是啊,明天就是我給夏頃送早餐的最後一天了,那我之後是不是不能每天看到他了?”
  
  就是因為這件事情才讓顧橙如此的愁眉不展。
  
  原本每天早上都能看到自己偷偷暗戀的人,感覺就像是每天早上給自己的加油站似的,讓自己加滿了血再來上學,元氣滿滿。
  
  可是之後她這樣的動力源泉好像就要斷掉了,她以後還怎麼能有動力呢。
  
  秦米可疑惑道:“一個月了嗎?那麼快?”
  
  說完她還很認真的扳着手指開始計算着日子。
  
  還真的是,從開學到現在都已經一個月了,她竟然都沒發現,之前她還覺得日子過的也太慢了吧,沒想到今天一算發現日子過的還挺快的。
  
  順便再算算到底還要多久就高考吧?
  
  她對于這一場最終的考試,真是又期待又緊張,隻想要趕緊結束掉如此地獄的模式,但同時也有些擔心自己沒有做好面對的準備。
  
  秦米可正想的入神,顧橙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對啊,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以後我就沒有理由每天去找他了,怎麼辦呀,可可,可我還是想見他。”
  
  到底是因為想要見夏頃,所以才會那麼焦躁的。
  
  秦米可開玩笑道:“那你不如就暫時忘記他,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等你考完大學以後再去找他呀。”
  
  畢竟他們現在也是非常時期,顧橙又是一個成績那麼好的好學生,這個時候也應該要好好收心,好好準備了。
  
  顧橙卻是一口否認了秦米可這樣的想法:“不行,我要是見不到夏頃的話,感覺每天學習的動力都消失了,我還想見他,每天都想見他。”
  
  隻有見到他了以後,才能感受到滿滿的力量。